来日可期.

许世欢Ⅰ
文见tagⅠ
心悦晚吟.
叶黄Ⅰ羡澄Ⅰ晓薛Ⅰ非泽Ⅰ赤锁Ⅰ炎白Ⅰ谢谢喜欢.
伞我Ⅰ夏我Ⅰ澄我 世界第一甜.
拒绝ky.尊重一切cp.
玻璃心一个.
清水写手.
自我感觉底线很高.
墙裂拒绝触底线.

不是太太的破烂写手.
希望包涵.

喜欢拖更.
希望小可爱们多催催.

炎白和非泽真是冷的我心肝肺都是疼的.

20fo点文.....

涨粉好快的说.....
占tag致歉...
点梗cp为
羡澄
叶黄
炎白
赤锁
晓薛
非泽
会选两个到三个来写.
可以带梗也可以不带.
单独的中心向也可以考虑.

<羡澄>经年流逝(原著/短打)

.经年流逝
.设定为魏哥遵守了云梦双杰的诺言.和澄妹生活到最后的故事.
.短打.一发完.非常短小.非常ooc.不确定有没有后续.在我眼里是个HE.笔力有限语言混乱.
.许世欢.谢谢喜欢

“魏无羡,你再不来的话,排骨就要吃光了....”

江澄手里端着一碗莲藕排骨汤,神情恍惚的看着面前的牌位。跟在他身后的金凌面色复杂,暗暗想到。

魏婴,已经去世许多年了啊。

自魏婴重生以来,已经过去了二十三年了。

莫玄羽的体质本就不好,用了许多法子砸了许多金丹妙药也没能结出来金丹,在魏婴人生的最后几年里,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活着也是煎熬。

终于,在一个风轻月朗的傍晚,魏婴,没了。

江澄不是没想过把金丹还给魏婴,但是魏婴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说的理由非常冠冕堂皇。

“我没了对江家来说没什么,但是你没了的话,江家....”

魏婴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江澄只听了一半就知道魏婴是什么意思了。

“那江家你来扛着不行么?我把江家放到肩上十三年了。”

江澄有点任性的看着躺在软榻上的人。

魏婴看着江澄笑了笑,也不知道是在笑什么。

“江澄,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包括我自己在内。

江澄的眼眶瞬间红了,咬牙道。

“你不要就不要吧。”

魏婴走后,江澄活的一如魏婴在的时候,只是搬出了以前的那间屋子而已,什么东西还是准备双份。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已经过去了五年了。

就像魏婴还活在江澄身边一样。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江澄一直记得魏婴的话,魏婴和他原来的房间他也一直让人打扫。

江澄坚信,魏婴不会再骗他了。

江澄把莲藕排骨汤放到了祠堂的地上,摸了摸腰间的陈情,也没管金凌,慢慢的走到了小时候他和魏婴偷偷喝酒的地方。

拿一旁扔着的铲子挖开了树下的一个浅浅的坑,江澄拿出了一坛放了许久的酒。

江澄撕开了酒封,撩衣摆坐到了树下,把一半的酒倾倒倒在了满是花瓣的地上,一半自己喝了下去。

“我酒量,还是不及你。”

江澄仅仅喝了半坛,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面颊微红的江澄,已经醉了。

哪怕江澄再怎么坚信魏婴会回来的,可是,魏婴就是走了啊。

再也会不来了,云梦双杰,最后还是只剩了江澄一个人。

江澄把喝完的酒坛扔到了一旁,仰起头看着树冠,一滴晶莹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还是就剩我一个人了啊....”

“都说了会回来的啊。”

一道让江澄熟悉的发抖的嗓音响起,江澄猛的抬起头,看着半空中浮着的玄色身影。

“魏婴......?”

“嗯,江澄。”

玄色身影顿了顿,如是回到。

“你来接我了啊。”

江澄合了杏眸,唇角带起了微笑,靠到了树干上,道。

“嗯,我们走吧。”

翌日。

金凌当晚看着自家舅舅去了云梦的那颗树下,也没管,却在第二天发现了已经凉透了的江澄。

江澄嘴角带着一丝笑。

那抹只会在魏婴面前露出的笑容。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云梦双杰至此,不复存在,却也永远存在。

许世欢.
笔力有限.写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
等未来回过头再看的时候.
我想我会把这个梗好好写的.
谢谢喜欢.

<羡澄>一剑潇湘.贰(清水/原著/HE)

.一剑潇湘
.前文见tag.头一次发文这么多人支持真是肥肠开心.
.准备下山找媳妇.
.许世欢.谢谢喜欢

02.
雨伴着风过境,夜色浓重。

守夜的萧集月推醒了薛倾慕,殷红的火焰映在她面上,映出了一丝柔和。

接着,萧集月面色带着凝重的指了指窗外,食指竖起抵在唇边,示意她不要说话。

萧集月轻声走到了薛倾慕的旁边,指了指一旁靠着墙休息的魏婴和其他的人,道。

“你护好大家,我去看看。”

萧集月说罢,拿了一旁躺着的神行走了出去。

薛倾慕还未言,看着萧集月几个起落已经不见踪影,无奈的叹口气,手里攥紧了随身的银针,警觉的环视着周围。

不过半晌,萧集月提着滴血的神行奔了回来,喊到。

“撤撤撤打不过打不过!”

薛倾慕惊了一下,接着喊起众人。

其中只有魏婴转醒,其他人跟中了迷魂香一样倒地不起,薛倾慕脸色一变,道。

“这些人怕是都中了迷魂香!”

萧集月眼神闪烁,看着地上这群人和刚刚醒过来脸上带着懵懂的魏婴,咬咬牙,道。

“不管了走!反正都是萍水相逢!”

和魏婴比起来,这些人根本不算什么。

为了江澄,魏婴千万不能出事。

薛倾慕了然,哪怕她是个医生有这仁心也知道,现在根本不是什么装圣母的时候。

薛倾慕扶起魏婴,看着萧集月点点头。

“走!”

萧集月最后扭头看了一眼地上的三个人,帮着薛倾慕扶着魏婴走向寺庙后门。

她们二人都没看到,魏婴复杂的眼神和破窗而入的不知名身影。

03.
三日后.集市.

魏婴身上原本那件玄色长袍已经在逃亡路上破烂的不能再破烂了,被迫换成了一件白袍,却也衬的这人英姿勃发。

魏婴跟在薛倾慕后面,听着薛倾慕不厌其烦的又一次给他灌输记忆。

“你是魏婴。这是云梦境地。我是薛倾慕。含光君不知道在哪里。”

“啊?哦!”

魏婴仿佛被惊醒一般的抬头看着扭过头一脸疑惑的薛倾慕,脸上有这淡淡的茫然。

“魏公子?我们回吧?”

“好。”

薛倾慕说完开始往人流较少的地方走去,面上带着一点疑惑,沉了沉思绪。

感觉这个魏公子和之前寺庙那个不太一样呢。

客栈.

薛倾慕在门上敲了两次后顿了顿又敲了三次,接着推门进了里面。看着魏婴跟着进来后把门关上。对着坐在窗棂边喝茶的萧集月道。

“今天魏公子没有问江宗主呢,很大的进步,不过却问了含光君。”

萧集月听到含光君三个字眼扭头看了一边坐着的魏婴,低头沉吟不语。半晌,对着魏婴道。

“你是谁?”

“魏无羡。”

萧集月瞬间攥紧了茶杯,眼神凌厉了一瞬间,面上表情异常复杂,不过片刻就恢复了往常的波澜不惊。

“算了。倾慕,让外面的人上菜。吃饭!”

萧集月把自己有些窝火的心情全部撒到了吃食上,咬牙切齿的仿佛在吃魏婴的肉。

夕光沉寂。

萧集月和薛倾慕走在前面,魏无羡跟在身后,萧集月的脚步有意识的向着码头方向走着。

“江宗主,船只就剩这条了。您看?”

“就着,姑苏那边都快闹翻了,还在意什么。”

一个清越的嗓音传来,带着凌厉和几分不耐烦,魏无羡猛的抬起头,定定的看着那个方向。

许世欢.
莫玄羽这个壳子里有两半魏哥的灵魂.
因为都有意识所以排斥融合到一起.
都是失忆状态.
一个记得澄妹一个记得蓝二.
玄羽羡状态喊魏无羡.
原装羡喊魏婴.
下张放澄澄.
谢谢喜欢.

【叶黄】来者何人00-02(清水向/架空/古风向)

·来者何人
·全架空古风向.私设一大堆.ooc请包涵
·少天叶神暗恋双箭头
·许世欢.谢谢喜欢

00
     “来者何人。”
    
     白衣蓝剑的剑圣手执冰雨.剑指长空.对着暖光密布的逆光处问到.那里站着一个花花绿绿的人影.只听见了温柔的仿佛让人溺水的声音回到.
    
     “你的人。”

01
双月曜空。

明清城到了每年三月都会有的烟雨季,每当这个时候都是四大公会最忙的日子。因为只在三月烟雨季才会生长的稀有药材,都被一些有先见之明的炼药师包下了,并且一个价格比一个价格出的高。

明清城内一条偏僻静谧的路上此刻却聒噪极了。

“靠靠靠靠靠本剑圣要不是冰雨一抖怎么可能把往生花给弄死弄死就算了但是为什么明清这儿还只有一株啊靠靠靠靠靠任务失败就算了为什么会有人追杀我啊该死该死该死!”

白衣蓝剑的剑圣执这冰雨,在荒僻无人的街道上快速前行这。嘴皮子上下不停的翻动,很明显对自己这次任务失利表示不解。

“往生花往生花...靠不会是那株十年一开的救命花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觉得自己可能无意间害了一条人命的黄少天额头渐渐密布了冷汗,只顾低头前行 原本翻动的嘴巴也没有了生息,闷头向前跑着。

黄少天快走到尽头时却突然听见街口的地方传来了大喝。

“你们几个去那边看看黄少天在不在!”

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向着这个方向奔来的几个人,不想多事的黄少天看了看周围,发现不远处有个开着门的院子。本不想打扰,却发现几人身影已经进入了街道,只好闪身入门。顺便带上了门后靠在了门上,闭上了眼睛叹了口气,准备等几人过去就出门。

再睁开眼睛是却发现了一片阴影,还没来得及看眼前人是谁,下意识的抄起了冰雨一个拔刀斩挥去。

面前人迅速往后一跳,看了一眼有点呆滞的黄少天无奈的说。

“少天大大一见面这么热情?”

黄少天猛的眨了一下眼睛,听着面前人略带沙哑的嗓音,冰雨更是不管不顾朝人招呼了去。

“靠靠靠老叶你知不知道你们兴欣把往生花这个任务甩给蓝雨害得我现在被追杀的连总部都不敢回了!”

叶修无奈的从背后抽出了千机伞,仅仅把黄少天毫无章法的攻击给打开。趁着面前人不注意收了千机伞一个走位到了面前,伸出双手抱住了面前暴跳如雷的小话痨。

    我的小话痨啊,好久不见了。

02
云卷云舒。

在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叶修就已经松了手,后退一步看着面前脸色涨红的蓝雨王牌剑,.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嘲讽微笑。

“呦,少天这是脸红了啊。”

“滚滚滚滚滚你才脸红了呢!”

叶修的眸子深处闪过了浅浅的无奈,接着扬起了含着淡淡嘲讽的笑容回到。

“好了不闹了,少天你被追杀了?堂堂剑圣哎。”

“靠啊要不是因为你们兴欣我怎么会这么惨!”

不提倒还好,一提黄少天就来气,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扭曲起来,撇过头努力说服自己不去和叶修生气。

"噗。"

叶修绷不住笑了出声。

黄少天撇头看了一眼,微红的面颊渐渐恢复原状,接着有些傲娇的把头扭了回去。

“好了好了,既然你被追杀呢,现在就先在这里呆一下吧,等外面人散的差不多了再走。”

叶修说着,脚步开始往里面移,又说。

“先进去休息休息吧,看你跑了大半天了。”

“嗯...”

黄少天罕见的安静了一下,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抬脚跟着叶修往里面走。

萌新.
头一次冒泡发文有些小紧张...
求小蓝手和评论.
肥肠感谢喜欢!!!

<羡澄>一剑潇湘.壹(清水/原著向/HE)

·一剑潇湘.
·原著向.有副cp.
·有私设.大设定不改还是低魔修真.魏哥的鬼道还在.私设魏哥会失忆一段时间.只记得江澄的那种失忆.到底是为什么后文会交代.有大量原创人物.同样也有给俩人开的金手指.私设澄妹妹妹.绝对的小甜饼.夫夫联手打天下.HE.HE.HE.重说三.魏哥主视角.
·云梦双杰手牵手.撩不到你我是狗*
·墙裂拒绝ky.不吃all澄谢谢.我玻璃心还洁癖.
·许世欢.谢谢喜欢.

00.
江澄手里握着一把绛紫的油纸伞,走在莲花坞的鹅卵石子路上,雨滴落在湖面上飞溅起水花。

这场瓢泼的大雨已经连续下了三日从未停息,同样的,魏无羡也已经失踪了三日了。

江澄定定的看着雨丝落下,一只手按压着太阳穴,一边整理着脑海里的思绪。

自那天传出被三家共同镇压封锁金光瑶与聂明玦的棺木被盗,接着二人的尸首双双失踪,被封死的棺木在凌霄山被发现。

再接着,姑苏蓝家蓝忘机被莫名重伤,魏无羡也跟着失踪。

世人皆以为夷陵老祖又开始作妖,甚至丧心病狂到连自己的道侣都不放过,闹的人心惶惶。

接着蓝家的家主蓝曦臣也出关安慰众人,却并没有为魏无羡出面澄清,因为据蓝忘机讲,那天伤他的人,确实就是,魏无羡。

江澄从众仙家那里得知这件事后,心里顿时凉了大半截。

自从那天后蓝忘机变得异常沉默,仅仅三天的时间,整个人仿佛变了一个样子。

这些只因为魏无羡的一句话,只有他蓝忘机听到的一句话。

那天夜里,他怀里的魏无羡突然醒过来,惊醒了蓝忘机,魏无羡那双眼睛浑浊的鲜血仿佛蕴含着尸山血海,一句话击垮了蓝忘机的所有理智。

“你是谁?江澄呢?”

01.
雨打在无名庙宇的屋檐上,屋内围着火坐了一堆人,其中有几个在闭目养神,剩下的一男一女坐在一起,大眼瞪小眼。

“你说你是谁?这是哪?江澄呢?”

“你怎么一天天的就这句话?我救你回来你一天天的除了问江澄江澄还是江澄?”

对面那个姑娘柳眉一挑,一双和江澄极其相似的杏眼瞪视这魏婴,有些不耐烦的说这。

“她是萧集月,你是魏婴,这里是凌霄山的寺庙,你问的江家主并不知道在哪里。”

坐在萧集月旁边,一个面容温和的姑娘失笑出声,紧接着又一次的为了魏婴讲解现在的情况。

魏婴再次点了点头,摸了摸腰间的陈情,歪过头靠着墙壁闭目养神起来。

萧集月撇了撇嘴,不满的嘟囔道。

“都给他说第几次了?他健忘症怎么这么奇怪?还有恢复原点这种奇怪症状?”

温和姑娘伸手给萧集月顺了顺毛,言道。

“虽然我也没看出来是什么病吧,但是我想,如果积极治疗的话,应该是会有成效的。你看,现在已经不是已经改善好多了?至少已经不会问江澄是谁了。”

“嗯...”

萧集月应了一声,目光如炬的看着燃烧的火堆,陷入了沉思。

那天雨夜,把魏婴救回来的,就是萧集月。

雨下的很大,撑着纸伞小跑这的萧集月怀里抱着一些草药,却在靠近无名寺庙的时候被一只从草丛里伸出来的手给险些绊倒。如若是平常的话萧集月肯定看都不看一眼的直接踩过去走掉,但是今天,一股莫名的力量促使这萧集月去看了一眼。

萧集月绕路进了草丛,把草药放到一旁,把这个身着玄色长袍的男子给翻了过来。

一张很陌生的脸,但是腰间别着陈情。

萧集月愣住了,下意识的探了探魏婴的脉搏,发现还在跳动,萧集月就运用真气,不明不白的就把魏婴给带了回去。

回到了寺庙中,站在门口等萧集月的薛倾慕惊讶的看着被夹带回来的魏婴,帮着忙把魏婴给搀了进去,摸了银针扎了一下魏婴的穴,这才打趣萧集月。

“哟,集月,你竟然救人了。”

萧集月还没搭话,魏婴就已经幽幽转醒,萧集月问道。

“你是谁?”

魏婴下意识的看了这人一眼,面上尽是鲜血,道。

“魏婴。江澄呢?”

当即就昏了过去,萧集月听到这两个名字脑子轰的一下炸了,匆忙喊着薛倾慕救人。

接着萧集月就发现了,这个魏婴,可能失忆了。

萌新.
头一次发文有些小紧张.
肥肠短小.
羡澄粮实在是吃不饱啊.
被逼急的小透明就来产粮自己吃了.
谢谢喜欢.
求个小蓝手的评论QAQ...

皮埃斯.*江祝雲太太的表情包上的句子.拿过来用一下.转侵删.